【船铁/未授翻】Treasure(1/9)

Treasure

宝藏


by Serena_chan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8597/chapters/366175

 

故事梗概:

威尔为救伊丽莎白与杰克进行一个有趣的交易。


作者按:

这是我第一次为这个圈产出。这篇文也可在我的LJ上看(Part 1Part 2)或是在Adult FanFiction上。


声明:

我不拥有该作品的任何东西。


译者按:

看着铁船tag反超心急如焚啊><,于是快马加鞭把第一章赶了出来!感谢小帆( @蔚海白帆 )的中文润色和校对!各种翻译错误都是我的锅,捉虫的各位——欢迎你们都私信和评论w

各种期盼各位的小蓝手啊,希望能多给这对cp加点宣传度!译者先在这里谢过各位了(土下座)

 

Chapter 1

 

杰克·斯派洛船长拉下帽檐遮住眼睛意欲小憩。他方才清醒,却几乎立马希望自己没有。自老布朗往他后脑勺扣了一个酒瓶后,他的耳朵就嗡鸣不断。硬石的地面和寒潮的空气对他头疼更是没有半分帮助。

 

外面,他可以听出来在发生某种冲突,但他没有精力顾及这上演的是哪出戏。他还在脑海里把那场意外的相遇颠来倒去,试着(然后不幸地未能)搞清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就在一两个小时前,他刚在铁匠铺里摆脱掉了手铐,一个声音就从门那儿传出,迫使他迅速躲进暗处。一个男性的身形在门口出现,对着还在打酒鼾的雇主叹了声气。

 

“是在老地方。”那人说,男声听来十分温和轻柔。那声音一下子就牵起他的千思万绪,然而他一心想着瞅准个时机逃跑,而无暇在记忆里翻找这声音熟悉感的来由。

 

那人走向火光时,杰克才能看见他颀长的轮廓,但仍旧看不清他的脸。这身量也让他回想起某个东西……不,是某人……但,是谁呢?

 

当那个男人开始移往铺子后部——毫无疑问是准备上床睡觉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注视着他的工作台。“没在老地方。”他喃喃自语,伸手够向那件工具。

 

杰克浑身一个激灵,认出那就是他本打算用来摆脱手铐的锤子。他铁定是动了它后忘记归位了。现在年轻人怀疑地扫视整个房间。杰克清楚自己是藏不下去了,所以他趁小学徒背对着他时迅速动作。

 

手执着剑,他向前移动,仅一个迅捷的跨步就来到那孩子后方,用一只胳膊紧箍着他,另一只手把剑搁上他的脖子。

 

“别轻举妄动,小崽子,不然就割开你的喉咙,”他冲年轻人的耳朵嘶声道,“现在,你要是乖乖从门出去,我就离开这儿,懂?”

 

“我不吃你这一套。”那人愤愤道,而杰克再也无法忽视掉这语气引出的源自记忆深处的熟悉感。就当他拼命回想以前在哪儿听过这声音时,他的俘虏趁他分神的瞬间挣脱出来。杰克低声咒骂几句——他的囚徒就近夺取一柄剑,转身面向他的捕获者。

 

那一刻杰克愣住了。他的心脏快跳出胸膛,周围的一切恍如静止。

 

比尔?不对,不可能的。我真是见鬼了。

 

“你就是那个被他们上下追捕的人,对吧?”

 

上帝在上,他甚至听起来就像是比尔。惊魂方定的他苦涩地想道,一种被他遗忘了的感情又袭上心头……

 

狱墙外的爆炸声将他扯回现实,他这会儿才意识到有人步下石阶直奔他的牢房。“事情就不能简单点?”他自言自语完,倒头装睡。现在谁来见他,他都懒得管了。

 

“就是你!海盗!”一个声音在他牢房前高叫着。杰克猛地抬起头来,看见了站在他面前、刚刚在自己脑海里打转的那个人,呼吸顿时加重。“你听说过黑珍珠号吗?”

 

这个问题给杰克的震惊程度丝毫不亚于抬头看见他牢房外站着个跟鞋带子·比尔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你提珍珠号干嘛?”

 

“我需要知道它在哪儿靠岸,”年轻人边喘边说,“他们抓走了斯旺小姐。”

 

“啊,所以你是在追一个女孩,”杰克起身,不让牢房外的年轻人发现他对他的到来心事重重。“但是,要追珍珠号就更难了,你瞧,她只会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停靠,而我这会儿哪儿也不会……”

 

“求你了,”那人打断他,“为救她我愿意做任何事。”

 

“孩子,你叫什么?”杰克问,好奇心占了上风。

 

“威廉·特纳。”回答简洁明了。

 

又一次的,另一段回忆趁杰克不备席卷而来,带回那些比刀伤还要令人疼痛的词句。

 

“我很抱歉,杰克,但我不能回应你的情感。我有我挚爱的妻儿。我不会做出任何背叛他们的事。(译注:指第三者插足)”

 

“那好吧,我想我能帮你找到珍珠号……考虑到如果我能出来的话。”杰克不疾不徐道。

 

“我会把你弄出来。”

 

“怎么个弄法?钥匙串都带着钥匙跑了。”

 

“这些牢房是我造的,”威尔解释。“这些是半固定的铰链,你只需巧妙运用杠杆原理和……这儿!”

 

杰克惊讶地看着年轻人在铁栏某处使劲推拉,松动了铁栏,使整个牢门从铰链上脱了下来。他喘着气用双手撑住整块金属板,等杰克逃出牢房后,再小心翼翼地把牢门插回原位。

 

“然后呢?”他满眼期许望向杰克。

 

杰克思索片刻。他最不想做的就是冒着生命危险跟女人的破事扯上关系,尤其是这意味着他跟他的珍珠号近在咫尺时,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除此之外,和他渴求了几年的男人的儿子待在同一只船上只会虐心无比,尤其是他还和那男的长得一模一样。

 

但是……杰克邪笑,扫视了下面前的人……或许他同意带他走,说不定至少还能找点乐子。另外,这也好过烂在监狱里发霉。

 

“然后呢?”威尔重申一遍,更加焦急了。

 

“什么然后?”杰克弯起嘴角,打算现在就逗逗他。“我说过,如果你帮我出来我就‘能’帮你找到珍珠号。我从没说过我‘会’。毕竟,你把我从一个坑里救出来是想让我跳进另一个?对不住啦,伙计。我看不出来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求你了,快没时间了!”威尔喊出声,“我会做任何事,但我们必须要动作快点,不然一切都晚了——”

 

“任何事?”杰克咧嘴一笑,他的金牙反射着从监狱铁栏窗中倾泻而下的月光。

 

威尔后退一步,使劲吞咽了一口唾沫,镇定下来承诺道:“任何事。”

 

“告诉我,小家伙,”杰克朝他前迈一步。这次,威尔没有躲开。“你有过女人吗?”

 

“没有,”威尔说,他眼中闪烁着骤怒,“我从没结过婚。”

 

杰克的笑容加深。哦,逗他简直是太好玩了。这孩子对婚前性爱相当反感,而他的小脾气让他倍加迷人。杰克决定再多逗他玩玩儿。

 

“那么男人呢?”他问,又迈进一步。“你有过男人吗?”

 

威尔此时又惊又气,他的眼里燃烧着怒火。“当然没有!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我是海盗啦,孩子。厚颜无耻是理所当然。”

 

他又往前推进一步,与小铁匠靠的那么近以至于他们几乎胸膛相抵。他可以感受到那孩子身上的热度,直到威尔急促地呼出一口气,后撤了一步,并因为后背挨上冰冷的石壁而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么接吻呢?”杰克毫不留情地前进,把威尔困在墙壁上。“你有吻过别人吗?”

 

“呃……我之前吻过斯旺小姐的手,然……后她亲了我的脸。除此以外的事都太不合礼节了。”

 

杰克轻哼一声,遏制住想笑的冲动。这孩子远远比他想的还要纯洁、未经人事。然而,这只会让他的请求更加可口。

 

他抬起头,锁住威尔的视线,威尔的说话声好似梗塞:“你想对我做什么?”

 

“做你的初次,”杰克低哮,环上铁匠的腰,让他们的身体紧挨在一起。

 

“什么事的初次?”威尔的眉头困惑地拧在一起,但他的眼神还是泄露出了他因他们不寻常的亲密距离感到的惊慌。

 

杰克得意的笑起来,怀中是一览无余的带着迷惑神情而越发性感的年轻人。“任何事的初次。”为了强调,他的手一路下滑,紧紧捏了威尔的臀肉一把。

 

威尔的双眼睁大,杰克看威尔脸上的神色变戏法似的轮番展现。困惑……醒悟……震惊……每一番神色都愈加性感。

 

“提醒你要记住了,小伙子,我不帮你,你也别想再见到那女孩。”

 

威尔使劲吞咽一口唾沫,做好了决定。“任何事。”他重复道。

 

这正是杰克想听的。他把一只手放在他颈后,屈身去收取他的报酬。但是,他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发觉怀里的人看上去像在等着在脸上挨一巴掌——双眼紧闭,面部表情紧绷。

 

杰克发自内心地笑了。这孩子要比鞋带子可爱多了,但话又说回来,比尔可没像他儿子那样受到过良好的教育。

 

他发觉捉弄他是他能用的最有意思的方式了。毕竟,他打心眼里不想伤害到这孩子,同时,他爱死了那像点亮灯塔一样蹿上他双眼的怒火。

 

所以,杰克弯腰,在威尔嘴角印下一吻,动作流畅,轻柔迅速,以至于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感觉。他后退几步远离铁匠,收到威尔甩给他的满溢着怒火的瞪视时,挂上一个满意又得意的笑。

 

啊,这就棒极了……


[未完待续]

评论(33)
热度(120)
© -Jac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