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铁/未授翻】Treasure(5/9)

Treasure

宝藏


By Serena_chan


Chapter 5


杰克和伊丽莎白一同伫立在沙滩上,看着黑珍珠号消逝在天际。他开口,声音却带着不容忽视的苦涩:“这是我第二遍被迫看那家伙开走我的船了。”之后他又加了句:“这也是我第二遍看威廉·特纳随船而去了。”


“什么?”伊丽莎白疑惑不解。


“上一次他们流放我的时候,”杰克解释,“我看着巴博萨把我的船和威尔的父亲一起带走了。现在,我又一次看着他带走我的船和威尔。”


“不过我们还是有办法离开这破岛然后追上他们的吧?”伊丽莎白满怀希望地问。


“那是,只要藏在你胸衣里的有船有帆就行,不过看样子也不大可能——所以,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杰克唐突地转身,开始在沙滩上大跨步穿行。伊丽莎白泄气了,跟在他后面跑。


“但是你之前不是逃出去过一次吗?”她提醒道,“这次我们还能用你的老办法逃出去的。”


“没希望的。“杰克说,停止走动开始用脚试探地面,看样子是在找什么东西。


“但是你是杰克船长啊!你的一生就是个传奇,你别告诉我那些故事都是假的!”


杰克停下活计一脸痛苦地凝视她,这倒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压低声音问道:“那你上次是怎么办到的?”


杰克做了个苦相,如实交代:“上次我在这儿总共也就呆了三天,懂吗?而且上次还有走私酒贩子把这个岛当作秘密仓库。”


他说着,打理出沙子底下的一扇活板木门。掀开一边,他打量了下这个人造洞穴里的酒桶、酒瓶,还有一些小包裹。


“看这些东西的样子,”杰克说,注视着所有物件上厚厚的一层灰,“估计已经很久很久没人来了。也许这都要归功于你的那个混帐朋友诺灵顿。”


“就这样?”伊丽莎白强忍着泪水说道,杰克正跳下地窖,往外递酒给她。“这就是伟大的杰克船长那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花了三天时间在沙滩上躺尸灌酒?”


杰克费了些手脚从洞口爬出,伸出手里成把的朗姆酒瓶,假装用欢快的语调说道:“欢迎来到加勒比海,吾爱。”


伊丽莎白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不发一语,扭过头便怒气冲冲地大步离开。坐在棕榈树的绿荫下,她环抱住自己的双膝抽噎起来。


她不知在这儿枯坐了多久,直到泪水流干了就郁郁寡欢地呆望着海水,夕阳一点点被海平面吞没。这时杰克来到她身边,出人意料地,他把一只手轻轻搁上她的肩膀。


“来吧,”他平静地说,“我把我们的火生起来了,你得吃点什么。”


伊丽莎白没有说话。她跟着杰克来到岛上有火堆燃烧的一角。直到手上拿了瓶朗姆酒坐在火焰旁,她才开口:


“威尔会怎么样?”


“小特纳先生会在我们找到他前就死得透透的了。”杰克声音听起来空洞无神。他躺在沙子上抻直手脚,发出一声叹息,把目光投向遥远的星空。


“威尔的父亲,”伊丽莎白想说些什么来暂忘掉他们现在的窘境,“一定和威尔大不相同吧。”


“这话怎么说?”杰克问道,把酒瓶举到嘴边,立马半瓶朗姆下肚。


“因为他是个海盗呀。”伊丽莎白有点不耐烦地道,在她看来这显而易见。“你还说过,巴博萨第一次流放你的时候他就在船上。我想象不出来威尔会让任何人被流放掉,不管他多么讨厌那个人。”


“在那码事里没比尔说话的份,”杰克干巴巴地说,把空了的酒瓶往旁边一甩,“他已经为我尽力了,要是他再多说几句,他也会被他们放逐的。要不是得顾虑家人,他估计会和我一起来的。但他爱家,胜过爱任何宝藏。”


“这倒听起来和威尔差不多。”伊丽莎白认同道。


“是的,越细想越像。”杰克说道,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把第二瓶喝得差不多了。“一样的长相……一样的嗓音……一样有对生活的热情……就眼睛不同。比尔的是绿色。”


“杰克,”伊丽莎白接话,“你了解威尔的父亲到什么程度了?”


“不像我希望的那么好,”杰克话音略含苦涩。他把第二瓶喝了个精光,把空瓶子猛地朝海里一扔,然后继续说话,这时他带鼻音又重还大着舌头,“我见着他那会儿还是个毛头小子,二十岁都不到。那时的他看起来什么都好,不过这还不是吸引我的地方。真正吸引我的,是他的热情……那种对生活的热忱。还有他解决生活丢给他的重担的方法。”


“威尔也是这个样。”伊丽莎白断言。


“嗯,威尔是这样。”杰克重复。“要知道,我以前一直很反对爱情的概念。它意味着你一辈子要跟另外一个人捆在一起;还有可能那个人随时随地都会背弃你而你却无法挽回……但我听过比尔谈起他的妻子……那语调中的爱意……那种不会动摇的忠贞。就算他们结婚了多年,他还是会追随她到世界尽头。听完后,我自忖:‘原来这就是爱情。’而我也是糊涂得可以,我就这样爱上他了。更傻逼透顶的是……我居然还亲口告诉他我的感受——”


“但肯定的是,”伊丽莎白打断,“你还是能找到一个同样忠贞不渝又不会剥夺你自由权利的人,对不对?这里满世界的都是人啊,他们——”


“看样子你是没见过世面对吧?”杰克语气平静,“像比尔这样的人是万里无一……那种人你一生就只能碰见一次。”


“但你这不就遇上两个了,”伊丽莎白指出,“再加上一个威尔。”


“对,还有威尔。”杰克轻柔地说。他停下来继续猛灌朗姆酒,溅出来的酒液顺着他下巴往下淌。“但威尔不同。在比尔身上,我认为我更爱的是那种安全感。换句话说,就是你永远不必担心他会看上别人然后丢下你不管。在我那会儿,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忠贞,唉,但是那就是我梦寐以求的!”


杰克的声音越来越低,他的眼睛呆滞无神,身体微微摇摆。他估计要趁着酒劲睡过去了,但是伊丽莎白还有一些困惑。


“威尔哪里不一样了?”她提起话头。


“啥?”杰克开口,“哦,威尔啊……说他不同是因为……忠贞绝不是我爱上他的唯一要素。”


伊丽莎白迅速调头打量她旁边这个喝高了的海盗。“杰克,”她一只手扶上他的胳膊,“威尔他知道吗?”


“不知道,不过也没有这个必要。你才是他的整个世界。”


“我?”伊丽莎白听起来十分诧异。


“他爱你。不然他怎么这么火急火燎地过来救你?”


伊丽莎白凝望着火焰,咀嚼她刚获得的信息。“我是喜欢威尔,”她最后说道,“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而且我确信我们轻轻松松就可以突破友谊这个关系。然而,我也可以同样轻轻松松地爱上准将,而且我不确定威尔跟我在一起会过得幸福。”


她皱起眉头,回忆这一天来她被营救时发生过的细节。其中一个细节不容她忽视,就是在威尔认为杰克会背弃他的时候,仍旧跳出来为他辩护。


“杰克,”她一下子挂上了微笑,“你就如此确定威尔喜欢的人是我吗?”


“你说啥?”杰克正好把一口酒倒歪在嘴上。“破瓶子怎么就抓不稳呢?”他直犯嘀咕。


“没啥,”伊丽莎白看到此情此景笑出了声,“就只是我的一点小想法。”


她打算等到早上再告诉他。因为他现在醉得不成样子,估计她说的话他一个词也记不住。


“嘿!”杰克一个鲤鱼打挺,把朗姆酒撒得到处都是,“我才发现你一点也不吃惊嘛。”


伊丽莎白脸红了:“我或许是个市长的女儿,但我是在水手中间长大的。两个男的卿卿我我对我来说一点儿也不新鲜。”


“哦。”说罢杰克又专心对付他的朗姆酒去了。


没过一会儿他就开始大声唱着不成调的小曲儿,不过伊丽莎白也没管他了。连杰克打着酒鼾昏睡过去时,她也没注意到。她凝视着成箱成桶的朗姆酒,一个点子逐渐成型……


[未完待续]


译者按:继续感谢小天使白帆( @蔚海白帆 )同志的校对和润色!mua~再次的,所有错误都是我的锅,欢迎交流讨论www明晚九点半我们船铁tag再见!

评论(7)
热度(39)
© -Jac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