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铁/未授翻】Treasure(9/9)

Treasure

  

Serena_chan

  

Chapter 9

   

威尔独自立在海滩上,向黑珍珠号回望。他还沉浸在杰克最后那几句话带给他的震惊之中。每一种深埋在他心底,连本人也尚不知晓的情绪都被引发出来,摆放在太阳底下。他隐约察觉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但是心痛的感觉让他无法再分神去在乎来者是谁。

 

“威廉.特纳!你大老远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威尔转身,看见一脸笑意的阿娜玛利亚。然而威尔黯然神伤的表情使她的笑容一消而散了。


“威尔,怎么了?”她像牵着一个小孩一样把他带到邻近的一棵树底下坐着。坐定后,他把事情经过一股脑地都讲了出来,根本没考虑过添油加醋。他告诉她关于和杰克的协议,他们间发生的事,杰克对他离别时说的话,他的困惑不解,他对伊丽莎白情感的改变……几乎是所有事,没有任何保留。

 

他说完后,阿娜玛利亚把一只胳膊挂上威尔的肩膀,安抚道:“威尔,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你也爱杰克?就像杰克爱着你一样。”

   

“我——”威尔想矢口否认,但是看到阿娜玛利亚投给他的怀疑的眼神时就停了下来,“但是我应该爱的是伊丽莎白啊!” 

  

阿娜玛利亚叹了口气:“那好吧,那我们换一种问法。你吻过伊丽莎白吗?”

  

“嗯,”威尔承认道,“回到皇家港口后有两次。”

   

“然后你也无法否认你同样和杰克吻过,对吧,”说到这她对威尔咧嘴一笑,让威尔满脸通红,“那么,它们感觉起来如何?”

   

“什么?”威尔蒙了。

   

“跟我分别描述下和杰克、伊丽莎白接吻的感觉。”

   

“呃……”威尔思考了一会儿,还完全处于混乱之中,“和伊丽莎白的每次都能感觉到温暖和快乐,但是杰克的……都非常……投入。似乎每一次感觉都不一样。有时会让人难受。不是说身体上的,我意思是,是在这里,”威尔抬起手放到胸口,“有时则棒极了,剩下的就……怎么说呢……很绵长,比一般接吻时间要长。”

   

“所以这些告诉你了什么?”阿娜玛利亚反问,看上去势在必得。 

  

威尔眉头紧锁。他实在是过于困惑和失落,做不出清楚的判断:“那我想这告诉我应该和伊丽莎白在一起,因为她的吻总是那么美好?”他猜测道。

 

“才不是!”她低吼,“威尔,你以为爱情是什么?与主流思想相反,爱情才不会是每时每刻都保持‘美好’的。爱可以充满激情,可以柔和似水,还可以温暖人心,而且它有时也会让人难过到发疯!”

 

她暂停下来,观察威尔的反应。“我确定你是爱着伊丽莎白的,然而那种算作友爱。告诉我……你享受和杰克做爱吗?”

  

“哦,那当然。”在威尔能制止自己之前他就把话说完了。他迅速捂住嘴,脸上温度越来越高。

  

阿娜玛利亚轻笑出声:“那你能试想下和伊丽莎白这样做吗?”

  

这倒是威尔没想过的,不过他越细想,他越明白自己对伊丽莎白是绝对没有性欲的。对,他认为她漂亮好看的,但并不能挑起他的性欲。

 

“好了,”阿娜玛利亚说道,对威尔在想什么一目了然,“我们最好赶在他们丢下我们之前回到黑珍珠号。”

 

威尔站起身打算跟上她,却首鼠两端:“你确定杰克会让我回来吗?说不定他只是骗我说他爱我而已。毕竟,要是他真的对我好的话,那么为什么他没让我留在他身边?”

  

她思考了一阵子。“这件事上你想的方式不对。正是因为他没叫你留下来才证明了他爱你。”

 

“那么你又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因为杰克从来没有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当他告诉你可以不用兑现承诺时,并不是因为他不想睡你,而是因为他认为你不想和他睡。现在来看的话,他毫无疑问地会觉得你除了娶伊丽莎白外什么也不想要。他(这一次)根本没为自己着想,他是在替你着想。小伙子,你难道就不懂吗?他放你走是因为他认为这就是你想要的。”

 

威尔对此不置一词。他脸上泛起一个微笑,让阿娜玛利亚领他回到救生船。

 

当他们划往黑珍珠号时,威尔发问:“那伊丽莎白怎么办?”

  

“我觉得她刚开始的时候会难过,但是,如果她是真心爱你的话,她会希望你过得幸福。”

 

阿娜玛利亚最后的几句话勾起了他对与伊丽莎白分别时他们对话的回忆。到现在他终于弄懂了她那几句“感情是会改变的”、“要他过得幸福”的意思了。

 

“她知道,”他小声说道,声音中带着不可置信,“她早就知道了,她还全说对了。”他回头看着阿娜玛利亚,“女人们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

 

让他恼羞成怒的是,她只回以微微一笑。

 

* * *

 

当他们最后登上黑珍珠号的甲板时,杰克正忙着对船员们发号施令。他根本没注意到阿娜玛利亚和威尔一起回来了。

 

一瞬间,紧张感又回到威尔的身上。让他单独跟杰克说就已经够为难他了,更别提让他在大家伙面前说了……

 

“快去呀。”阿娜玛利亚戳了戳他。

 

“我做不到,”威尔开口,“至少这么多人面前不行。如果他拒绝我怎么办?”

 

“那就去船长室等他吧,”她提议道,“我会确保他今晚早点去休息的。”

 

威尔面露感激之色,飞快消失在船长室里,万幸的是过程中唯一注意到他的船员是柯特先生(译注:就是培养了个替他说话的鹦鹉的那位)。尽管他昨晚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这个房间,但他还是知道这里的摆设几乎和他离开时一样。

 

现在他决定要好好看一下,入眼的第一样物件就是一张摊在桌上的羊皮纸,他很肯定昨晚桌上还没有它的。他把那张纸拾起来仔细打量,不禁大吃一惊——这就是他给杰克画的那张像。在杰克把它揉成一坨塞进口袋后,威尔就完全把它忘了。他当时以为杰克会把它丢掉,但是它现在好端端地躺在这儿,虽然画纸有些皱痕。

 

威尔满心爱意地笑了。他可以想见杰克仔细把它展开,把褶皱的地方抚平而尽量不蹭掉碳粉的样子。

 

把那张画放归原处,他在床上坐下继续等着杰克……

 

* * *

 

杰克步履缓慢地穿过黑珍珠号的甲板,留下阿娜玛利亚去掌舵。刚刚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他承受了身体上和心情上双重的疲惫不堪,现在他只想把自己关起来,与整个世界隔离,再把自己灌个烂醉,最好是醉到连自己名字也记不得了。

 

这真是太奇妙了,在短短一天中他居然历经两种最极端的情感(有好也有坏)。昨晚无疑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晚,而今天绝对是最糟糕的。现在他心口的阵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只想一猛子扎进海水,起码这样他就不用面对那张空荡荡的床了。

 

不过话说回来,至少他会过得很幸福了。杰克苦涩地想道,企图从中觅得几许安慰。

 

他走进他的房间,把身后的门带上,黑灯瞎火里摆弄那把门锁。杰克一路跌跌绊绊来到桌前,点燃蜡烛后转身上床,当他发现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时差点没吓断气。

 

“威尔?!你在这儿干嘛?”

 

坐在杰克床沿上的威尔有点小紧张。他冲杰克难为情地的略微一笑:“我想问问你……你还有没有多的空位可以再收下一个船员。”

 

杰克现在还是有点搞不清状况,他的心又满怀希望地搏动起来。等稍稍镇定下来,他问道:“你想加入我的船员队伍?”

 

“是的。”威尔语气温柔而坚定,起身缓慢地向他的船长走去。

 

杰克喉结上下移动,内心祈祷这不是什么恼人的清梦。威尔距离他咫尺之遥,而这只会使他难以开口。

 

“那伊丽莎白怎么办?”他最后小声说道。

 

威尔温和地回答:“我就这样娶她并不对……至少不能在我心里住着另一个人的时候。”伸手拢住杰克的脸,他靠近杰克,向他索要了一个缓慢而深情的吻,这让杰克全然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威尔,你真的非常确定吗?”杰克觉得他能重新开口说话后问道。

 

“我此生都没有像这样确定过了,”威尔说罢,又给了杰克一个短暂而深情的吻。他再一次开口时脸上挂着顽劣的笑:“不过,我猜我该在甲板下找个住处了,因为你知道的,船员们是不被允许进入船长室的。”

 

“呃,不,你不需要。”杰克咧嘴一笑,占有欲满满地捏住威尔的腰,“你就和我住一起。”

 

一块叉烧

 

“我爱你。”威尔贴着杰克的嘴唇轻轻说出声,不想中断这个吻。

 

“我知道的,我也爱你。”杰克说着,往后靠了点好与威尔视线相交,笑容中满是宠溺。

 

他们相视无言,用眼神代替语句,直到眼皮打架。海浪把黑珍珠号轻轻地摇,这对爱人头枕着波涛,相拥而眠。

 

[THE END]

 
  

译者按:再次感谢小白帆( @蔚海白帆 )同志的校对和润色,感谢大家有声及无声的支持!最后的,所有错误都是我的锅,欢迎交流讨论!

 

评论(7)
热度(51)
© -Jac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