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组】Geisha

瑰夏

*Philippe/Tommy(隐含午安组)

*现代同居au

*Barista! Tommy

“Phil,”厨房的玻璃门被拉开,Tommy的头探了进来,问道,“楼下的小甜饼差不多要吃光了,现在这盘你烤好了吗?”

被问话的男人蹲在地上没有回头,用手机的手电筒的光照亮烤箱的参数界面,来回摁着某几个键。

“刚刚我回来时看到一个小孩从厨房里溜出来……”Philippe转身站起来,几缕碎卷发搭在他的前额,像是刚打完仗一样,Tommy看见了,伸手便帮他拂去。“现在我只能重新再做一盘了。”说罢,他把烤盘上颜色发褐的麦糊铲了下来,放进一个小筐里,打开冰箱门用左手夹了三个鸡蛋。

“你是今天非得做费南雪不可了?”Tommy一边叹气摇着头,在Philippe走回流理台时两人相互侧身,换了个位置,换成Tommy站在冰箱前。Tommy扭头冲那个正忙着取蛋清的法国人问话,“那要不要把慕斯端下去?今天早上做的巧克力的那两杯?”

“你知道的,你今天用的巴西咖啡豆,我得……”眨眼间,卷发的法国男人已经重新切好了杏仁,打开搅拌机把它和糖粉混合,那阵嗡鸣声掩去了他的后半句话。

Tommy见状,两手端出那两个鸡尾酒杯,用手肘合上冰箱门,向前走到那个专心忙碌的男人身后,缓缓前倾,把自己的重量交到这个男人宽厚的背上,下巴搁在温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开口:“那我把慕斯端下去了。”

这次是陈述句。

他们之间本就用不上疑问句的。

Philippe关掉搅拌机的电源,侧头瞥了眼Tommy手上端着的东西,他点了点头,说,“嗯,”然后把搅拌机里混好的粉状物倒进装有蛋清的碗里。

Tommy起身,离开Philippe的肩膀,走到厨房门口时,听见Philippe的声音从背后闷闷的传过来,“左边那杯不要给Peter看到,他会知道是你做的……你懂的……”

“因为我做的那杯丑丑的。”Tommy头也不回的接上,但终究难掩语气里的笑意,“我一会儿再上来。”

楼下就又是一副光景了。

走出厨房前,Tommy就听见了从楼下传来的钢琴和尤克里里声。大概从Alex在他们家里翻出来尤克里里那一刻起,他们的纪念日派对就再也没有安生过了。

难得一见,坐在钢琴旁边的是Bolton老先生,他精神矍铄,一边扭头回看沙发上一圈的年轻人,一边按动黑白琴键,衬着Alex诙谐的调子。Winnant则倚在顶盖上,一只手落在裤缝线旁,合着拍子轻轻敲打。靠窗处人声最大,是Collins和他几个战友拿那些旧事互损,不知道是说到哪里,一圈人都笑得直不起腰来,而他们中资历最老的Fortis还用手大力拍着Farrier的后背。旁边沙发上的Peter也笑出了声,一边捂住嘴,一边往拨弄着自己后颈头发的Collins那个方向上靠。他今天穿的是和Collins相遇那天时穿的红毛衣,而Collins也是。他倒是不嫌那件蓝衬衫都快被洗褪色了啊,Tommy想到,视线自然而然地飘到站在餐桌一旁的Dawson先生上。头发已经半灰的Dawson先生正弯着腰,把耳朵凑近一个用小手拽着他裤脚的小孩嘴边,然后领悟了似的点点头,把桌上装各样小饼干的篮子端下来,递到仰着小脸一副期待神情的孩子跟前。正值初夏,气温和一切都刚刚好,屋内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现在Alex又在嚎着一首连歌词都听不清楚的情歌,他双眼紧闭,用情至深,连Tommy从他搁在茶几上两条大长腿上跨过去都没有发现。Tommy把左手那杯放在了盛小甜饼的其中一个盘子旁,另外一杯则放在茶几上对称位置的另一边——离Peter更近的一边,摆完小叉子和纸巾后,他偷偷瞄了一眼Peter,希望对方不要注意到远处的那杯,不料被对方抓了个正着。Peter颇为好奇地研究了下对方游移的眼神,然后疑惑地把视线转移到Tommy刚摆上茶几的两个鸡尾酒杯上,稍后便用一副了然的神情看回Tommy,打趣道,“替我谢谢你家那位了。”

被Peter盯着研究的感觉真不好受,Tommy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鼻尖,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看穿,不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他记不得自己匆忙应付了些什么,只记得他被挂在Peter脸上狡黠的笑弄得一阵脸热,然后两腿带动着他回到了楼上的厨房。

厨房里充满了烘焙特有的香味。

在Philippe第一次当着Tommy面做柠檬塔的时候,被对方厨艺惊讶到的Tommy感叹了句:“你是会魔法吗?”而被对方笑了好久,还被揉了头。Tommy当时瘪着嘴把那只捣乱的手推了回去,幽怨地瞪了面前这个乱动自己头发的男人一眼,得到了对方讨好似的亲亲,和一个提议:“要是感兴趣的话,下次来厨房和我一起做吧。”

现在,放在流理台上的搅拌机和树脂碗已经被洗干净收好了,原先的台面上换成了一块铺了保鲜膜的案板。Philippe正从吊架上取下马天尼酒杯,倒放过来用纯白的杯布擦拭杯口和内壁以及外表,整整齐齐的码成一排。

“你今天这是想走什么风格?”Tommy看着这些五六个杯子皱眉,“要切柠檬给你吗?”

那人耸了耸肩,接着打开柜门,夹出四支子弹杯,“切两片吧。”

Tommy背对着Philippe悄悄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从冷藏室里取了个新鲜柠檬,打开水流洗净表皮的时候心不在焉地想着待会儿要怎么解决掉剩余的部分。

想是听见Tommy心声一般,Philippe递给对方刀具时加了句,“你不是一直想吃tarte au citron吗?等会儿再来做这个?”

Philippe说完这句,抬眼来寻Tommy的答复。Tommy只是看着对方那双带着疑问的大眼睛,片刻后,对方便明了似的点了点头,自顾自地从流理台前走开。

Tommy眨巴眨巴眼,侧过身来看Philippe。Philippe背对着自己站在酒柜前,身上穿的是黑色高领打底衫,黑色的牛仔裤。褐色围裙的系带在后腰打了个结,垂在裤腰的位置。Tommy不自觉咽了口口水,低下头,转过身来专心对付手上握着的这个明黄色的小东西。

神啊。他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就分神的一会儿功夫,一支芝华士就出现在Tommy的视野里。对方趁自己没回过神那会儿,利索地把案板收好,把柠檬片倒进小瓷碗里了。“你随便做点吧,Collins他们喜欢加碳酸水,做冰的。”Philippe从他背后绕了过去,打开冷冻柜。

做冰的,Tommy口里念出了声,铲出几块冰,倒进摇酒壶,拧开碳酸水,看倒的差不多够了就盖上壶盖,扬起胳膊就摇了下去,然后打算再多摇几次。突然,Tommy感到自己的胳膊被捉住,连着握住壶身压住壶盖的手和摇酒壶一起被牵向水槽。

愣神的瞬间,壶内压力剧增,随着“嗞——”的一声,苏打水溢出缝隙,流了Tommy一手。Tommy睁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抓住自己胳膊的人。Philippe也看着Tommy。凝视间,静悄悄的,没一个人敢呼吸,但总是有一个人得先破功的。于是,Tommy听见Philippe尽力抑制住,但还是从嗓子里跑出来的细碎的笑声。

“Phil——”Tommy终于沉不住气了,他索性把流得满是苏打水的摇酒壶往水槽一丢,Philippe也放开了他的胳膊,对着Tommy气势汹汹朝自己靠过来的架势一个劲地往后撤。Tommy板起脸抿着嘴,把两手往对方后背上重重一拍,上下上下地拼命擦了起来,但终究是憋不住笑意,蹭着蹭着就和Philippe笑成了一团。

稍微平复后,Tommy抬头,小心翼翼地去找对方的眼睛,在对上那张弯起嘴角满带笑意的脸时,又噗嗤一声咧开了嘴。对方眼中像是有一潭湖水,笑意和温柔随着春风拂过湖面。Philippe迅速凑近,在Tommy鼻尖上偷啄了一个吻,然后退后,睁大眼睛,像个偷偷摸摸干了坏事的小孩子一样,怯生生地等待拆穿者的反应。

“Phil……”一边摇着头一边朝Philippe靠去的Tommy给了对方一个实实在在的吻,唇和唇,舌和舌的那种。Philippe伸出手环抱住他,用轻柔的力道托住Tommy的后脑勺。

Philippe身上暖暖的,还带着面包的香味,Tommy渐渐地沉浸在对方给予的温暖怀抱里,手上不自觉地拨弄着对方脑后蓬松的卷毛。

神啊,我爱你,爱到死心塌地。Tommy迷迷糊糊的想到。

End

*感谢阅读!忍耐我破碎的语句和混乱的语法啥的😂

*群里赌骰催生出来的产物……(原本这篇文在我硬盘里只写了一半,剩下的打算磨洋工的……(ntm)答应了今晚发,所以……可能以后还会再来修改的

*感谢塞扣老师的鼓励:多写写就好了。……于是……就有了这篇自我尝试的文……还有许多不足,希望前辈们能指出!感谢!

*有什么bug,欢迎在评论区里或者私信我交流w

评论
热度(21)
© -Jac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