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梅/授翻】Out of the Darkness

Out of the Darkness

暗处

by Fr333bird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4009

故事梗概:

一次野营郊游,一顶漏雨帐篷,和分享睡袋。初夜、互相蹭蹭、傻白甜。

译者按:

感谢友人Sherry的校对和中文润色!以及,一切错误都是我的锅(啊,我为什么非要作死去区分”地的得“QAQ)。欢迎捉虫,以及如果有更好的翻译,请勿必告诉我^w^!私信永远向你们敞开mua~


“嘿,Merlin,再递给我一个钉子好吗?”说这话时,风将Gwaine头发吹乱,他伸出泥手把前额上那湿漉漉的一绺扒到一边去。

这野营天气真是糟糕透顶,Merlin腹诽。而今天正是应了那句:久晴天射线,不久有雨见。

他回头拿了根营钉扔给Gwaine,对方笑着从容把它接住:“谢啦,伙计。”

又是一阵风。雨水拍打到Merlin脸上,帐篷也漾起层层涟漪。Merlin把自己这根钉深插到地里、打牢,希望它够结实。

Owens老师停下来挨个检查他们亲自动手搭建的成果,“干得好,男孩们,马上就要完工了。”随后急匆匆地走了,带动全身的雨衣唦唦作响。

Merlin回头瞥了Gwaine一眼,对方给了他一个感同身受的惨笑。

XOX

帐篷搭好后,大家士气渐长。他们纷纷回到营地解决午餐。吃过饭后,Merlin才对今天下午的八公里徒步有了点把握。

一如既往,他流离在人群边缘,目光在人们身上游移。他从不是那种合群的人,但他也从未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有关他的只言片语都暗示他是个异类,人们如此一来也对他敬而远之。但Merlin是如此善于隐匿自己,潜藏于周遭,竖立起无形的墙掩人耳目。就这样,在学校里他一直尽量少引人注目,少去涉事,但偶尔还是会成为被霸凌、奚落的对象。总而言之,他大体上是独来独往,而这正合他意。

这时他注意到Arthur Pendragon说了些什么,引得Gwaine仰头大笑。深发的男孩把他现在已经晾干的头发从眼睛上挥走,在Arthur背上拍了几下。只是一个稀疏平常的,好友间的动作,让Merlin觉得Gwaine富有魅力。他自信,大方,从容不迫。

Merlin自Gwaine在高中最后两年转校过来就开始关注他了。当时Gwaine不费吹灰之力就被人们接纳,轻易受到众人欢迎。若不是他确实是一个真诚的好人的话,Merlin兴许还会厌恶、嫉妒他几分。但是Merlin只能喜欢他,喜欢他为人和善又风趣幽默,喜欢他的轻挑,那种感觉有时不可思议地让Merlin全身燥热。

老实交代,一想到之后要和他共享一顶小小的帐篷,Merlin内心的雀跃简直超出了可接受的程度。他至今不敢相信当Owens老师把他们分到一起时自己的运气是有多好。

XOX

远足之时,天气稍有好转。但对于晚春来说,还是反季的寒冷,强风一直在呼啸,然而雨势已有减小。这时Merlin的裤子已干得有七七八八,也好受了些。

他们越走,队伍越凌乱。越向上登,Merlin越喜爱高处的景致。回头俯望停靠在路边的小型巴士,简直小得滑稽,几辆轿车从身侧路过,远处看就像有五颜六色的甲虫爬过。

“还行吧,伙计。”Merlin被后面赶上来同他并行的Gwaine吓得一个机灵,被从自己的思绪中拽了出来。

Gwaine在别人已经放弃Merlin时,总是努力让他容易融入校园环境。Merlin奇怪地觉得自己会感激,或许还有些困惑。几乎没有共通之处的他们却能轻易交流,Merlin总是为此而时常惊讶。他们轻而易举就可以开始无伤大雅、相当惬意的的打趣。但Gwaine眼中时不时投向Merlin的表情就完全不同了。这让Merlin困惑,让Merlin想知道这是否只是自己的误解——只是从别人脸上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XOX

下午,精疲力竭的他们步履蹒跚走回营地。但是回到营地,结束这一天,让他们欢心不已。

Merlin的腿又酸又疼,左脚跟还磨出了水泡。疲惫的他蹬掉靴子,坐上凳子翘起脚,拖下袜子检查伤势。

“看上去糟透了,”Gwaine同情地轻声说,“最好贴个创口贴。”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Merlin笑道。他为接下来不用再长途跋涉感到高兴。

XOX

晚餐后,他们历经千辛万苦燃起篝火。因为面对天气,Owens老师永不言败。

“没有火算什么篝火晚会。”他坚持道。

没人争辩,毕竟——有谁不喜欢一个完美的篝火晚会呢?

现在大家围坐成圈,一边用棍子挑起火势,一边往上堆满木头,让它烧得更亮更旺。风小了点,雨也小了点,足以让他们在此期间烧些蘑菇,烤些脆肠。缭绕的烟气熏得Merlin眼睛刺疼,而不可预测的微风意味着只要坐在这个圈子里,不管你坐在哪都逃不过它。他从手上都能闻出来这个味儿,料想全身也都被裹了一层了吧。这是一种代表户外和温暖的味道,原始而诱人的味道。

雨越下越大,使他们不得不在毛毛雨变成豆点、将他们淋个透湿前,四处散开来寻地避雨,赶去就寝。晚上他们上床睡觉前,用了营地里的简易水源进行清洗。残留在Merlin口气里的牙膏味的清冽,意外的与深嵌在他身上的木炭味相似,浓烈又清新。

他钻进帐篷狭窄的空间,看见Gwaine已经躺下了,装在睡袋里活像一只大蛹。Merlin支起手电筒以便更换衣物,他从潮湿不堪的牛仔裤里挣脱,穿上一条运动裤。至于上身的T恤,他还没打算放弃布料的热量,也就没换件别的。正当他往睡袋中挤时,他瞥到来自Gwaine的视线,略感尴尬。

“你那儿暖和了吗?”Merlin问他。

“恩,好点了,我躺下有几分钟了。”Gwaine说笑时一口皓齿在手电光下明灭。

Merlin关掉手电筒,在有点小的海绵垫上调整睡姿,尽量让自己舒适些。好在地上的草够厚实,让地面没有那么硬。他平躺其上,卧听雨打篷顶。这种闷响就像雪花屏的声音,相当舒缓。Merlin打了个哈欠,预料今晚睡着不是件什么难事。

“但愿你不打鼾。”Gwaine调侃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起码没人这么说过。”Merlin回道。

“我小时候会梦游,“Gwaine说,”经常起夜,到处撒尿,我妈的衣柜、楼梯下面……之类的。“

Merlin忍俊不禁,“当真?而现在你跟我说这个?”

“没事的,反正是十二岁还是……什么时候,已经好几年没这么干了。”

“好吧,那真叫人安心啊。”Merlin哼哼。

“我保证不会在你身上小解的,”Gwaine低声轻笑,“以童子军的名义起誓。”

“你才不是童子军。”Merlin戳穿事实。

“好吧……就当我发过誓了。”

两人没再说话。Merlin还是觉得浑身冰凉,所以他翻身侧躺,蜷缩起来,舒适地窝在睡袋里。就当他觉得热度和睡意一并上涌时,他再次听见Gwaine开口:“晚安,Merlin。”

“好眠。”他说着,向暗处回以微笑。

XOX

此链接包含不可描述的情节

XOX

Merlin一上午都是带着一副累坏了的神色飘飘乎乎度过的。关于昨晚的记忆让他心里暖洋洋的。每逢他看到Gwaine,两人就相视一笑,Merlin又只能忍着不让自己笑得太像个傻逼。

早晨在前往矿业博物馆之前,他们整理行装,收拾帐篷。Gwaine一直都在Merlin身边,像什么都没改变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天。但Merlin知道一切都不同于以往了。

回家的小型巴士上,他们坐在同一排。每一次路上的颠簸让Merlin撞上Gwaine的大腿时,对方的体温都让他心跳不已。Merlin在Gwaine牵起他手,并手指交握时,升腾起无名的喜悦。

“这个可以吗?”Gwaine问道,靠得更近,压低声音说。

Merlin迅速环顾四周车厢环境。坐在邻座的Arthur和Percival暂时还什么都没察觉。但是Merlin非常确信要是他们一路都牵着的话,肯定会有人注意到的。

“嗯。”但他傻笑,无所畏惧,轻轻握紧Gwaine的手指,Gwaine也返以微笑。

Merlin认为这种让大家注意到他的方式还不算太糟。



The End

评论(9)
热度(19)
© -Jac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