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梅/未授翻】Seven long years

Seven long years
那将是漫长的七年

by winterstorrm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71620

故事梗概:
Arthur和Merlin都十八岁了,两人都是处男。一天夜里,两人小酒微醺,定下了七年之约:到二十五岁前双方都没失掉处子之身的话,就将之交付对方。

作者按:
这是一个点梗,没有校对。

译者按:
感谢友人Sherry提供的中文润色,一切翻译错误都是我的锅,初次翻译,希望大家能给我提一些建议≧∀≦,欢迎私信交流!

Arthur最近没和他说话,Merlin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Merlin特别特别讨厌这样。像这样被Arthur,他最好的朋友,那个他一度认为会和自己同甘苦共患难的人隔离。

他们之前会争吵,但从没有绝交过,无论他们怎么斗嘴,斗到其中一方摔门而出,回来时也是什么事都没有似的,继续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如果非说有什么让他们关系更好了——那就是Arthur是Merlin第一个告诉对方自己是同性恋的人。但是这次,Arthur连吵也不吵了,直接给他一个冷漠的态度。好吧,但这真他妈难受。

这是在校的最后一周。意味着学生们要离开,每个人都前往不同大学……这结局让人心碎——之前聚在一起的死党各奔东西,分道扬镳,不会重聚如初。但他和Arthur不会像这样,他们计划在去牛津上大学前的暑假,当个背包客一起游历欧洲。他们计划之后住在一起。可现在Merlin也拿不准这些还会不会发生。Arthur指不定已经有了一个不包含Merlin的计划,而Merlin到最后都不会发现。

他现在他妈的受够了。六天的冷战,还不知道原因,这几乎要了他的命。Arthur忽视他的短信,无视他的留言,忽略他的电话,敲房门时也装作外出。他突然在所有人中选了那个该死的Valiant出去晃,搞得好像那混蛋就Merlin的替代品。

Merlin坐在去Arthur房间路上的壁炉旁,当Arthur终于在晚餐后从这路过时,要知道Merlin为了等到这一刻连晚饭也没吃,他偷偷溜出去,一路尾随到Arthur回房,在Arthur正要关门时伸出脚堵门,推门走了进去。

“Arthur,我们需要谈谈。”Merlin说道,尽量避免听起来像是恳求。

“我认为我们已经把话说清了,你觉得呢?”Arthur不打正眼瞧一下Merlin就把自己摔在小床上,双臂交叠在脑后,目光空洞直盯天花板。Merlin闭上眼好忽略掉他现在多么想爬上床吻他,不管这多么不明智,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失去了,对吧?

“呃……没有?我们说了啥?我只知道我那时黄汤下肚,但既没醉到对你展开疯狂攻势醒后又忘到九霄云外,也没叫你爹是头獾——所以——你他妈——到底——在生什么气?”Merlin实际上只喝了些啤酒,他自己也清楚自己不胜杯酌,所以一般Arthur在场他都不会多喝,以免借着酒劲干些出格的事来。“让我想想,你才那个喝断片的人……”

“我只是喝醉了,Merlin!喝醉了!”Arthur争辩,像是光用词的不同就好大个事。

“行——你只是喝醉了,”Merlin重复道,一心只想着吐槽这故作矜持的用词,但对这个Arthur只得打消念头,因为这货不正眼看他,也不拿他当朋友,这货简直就像被老巫婆调包了一样。“那这又跟你六天不和我说话有什么关联?”

“你知道的。”Arthur如是答复,而Merlin几乎都快抱怨出声了。

“我不知道,说清楚点,不然我就不会来问了。”他只能这么说。

Arthur没吱声,目光继续和天花板胶着。

“所以就这样了?”Merlin低声说,“我们做了五年朋友,现在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我不懂了,我干了啥?”

Arthur转身侧躺,面背对着Merlin。



“好吧,”Merlin接受了,尽量让声音平稳,不让泪水流下,“去你丫的。”他最后再看Arthur背影一眼,走去摔门,之后再满心绝望回到自己房间闷声大哭。就在那时,在Arthur课桌上他看见一个相框,相片里有他们两个。他们那会儿去Dartmoor高原郊游,脸被风吹得通红,Arthur的手随意勾搭在Merlin肩上,他们都欣然而笑,他们都目视对方——多么有爱。

Merlin止住步伐,手停在门把上。“不行,”他说,“除非你告诉哪出了问题,我是不会走的。如果你改变了关于欧洲的计划,和我在牛津住在一起的主意,没关系,但我就是做不到走出这扇门、走出你的生活却不知道缘由——所以——”Merlin走向课桌,坐在椅子上,双臂交叉,对着Arthur后背直丢眼刀。

Arthur无视Merlin的存在。而Merlin唯一知道Arthur还在听的理由是他放慢了呼吸,就像他还在等Merlin的下文一样。Merlin闭上眼,回溯到上个周四在男生公共休息室为Lance即兴举办的一个成年派对。

他和Arthur一如既往的挤在一个角落里,享受观察人们的举动,尤其是那些人们不是别人而是在校同学,比如看Cedric一路挤到Morgana面前搭讪,讲些下流话,最后失手撒了一身酒;或者是看Sophia在试着和Leon调情时不着痕迹的把挤掉的胸垫捡回来。他们对这些破事非常热衷。

Arthur那天说:“我想知道这屋里还有哪些人是处。“Merlin一笑置之。之后他们绕场一圈挨个证实他们的猜测,直到只剩下他们俩。

“我是处,”Arthur交代的同时Merlin也这般承认。话音一落,就剩两厢对视的尴尬。Merlin率先灌了口啤酒扭头去看休息室另一头的Lance和Gwen间的粉红泡泡,但这只是试图掩饰他的心跳加速,以及他想吻Arthur的欲望,而Arthur不光是他好友,还喜欢妹子。Arthur是直的。光是知道这个就足以让他把得不到回应的爱塞回心房,因为这不该存在于友谊之中,也更不会有立足之地。

“或许——我们可以试试?”Arthur说,还说得飞快,Merlin差点就没听到,”这样我们都不再是处男了,之后……“

Merlin瞪大双眼,天知道他从没指望过Arthur会说这种话。说不定之后他们就会像对伴侣样规划起未来,而这太让人心烦意乱,却像禁药一样满足着Merlin的痴心妄想。他扯出一个笑容,道:“嗯……我们可以……对了,二十五岁前如果我们还是处男的话我们就互相解决怎么样?算个七年之约?这样我们都有后备计划了。”

Arthur抄起威士忌的瓶子就是好一顿猛灌。“嗯,”他口齿不清,“二十五岁……对……备胎……七年……显然,Merlin你是个天才。”说完他挪动脚步,在Merlin肩上轻拍几下,摇摇晃晃走去洗手间,这之后Merlin就再没看见他了,所以他假定Arthur是回去睡觉了,听起来就像是Arthur会干出的事,随随便便喝醉,随什么时候决定累了,就一个招呼都不打就上床睡觉。

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是那个七年之约吗?”Merlin犹豫地猜测,谨慎地观察Arthur。

“给格兰芬多加15分。”Arthur转身一字一句的说,坐起来拍了几下巴掌。“你他妈以为是什么?”

“所以是这个啦?”现在他真正感到困惑。

“我的神呀,”Arthur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Merlin,我简直没法和你说话。光是看你我就难受。你就非得逼我坦白所有事?光是拒绝我还不够吗……你还非得一直要把这破事捋顺好让你良心过得去?“

“我,拒绝你?可……”哦,操。或许我们可以试试。“你那时是说,那时就做是吗?Arthur,我很——”什么,抱歉?傻逼?瞎?

Arthur视线低垂,脸早已红透,Merlin这才意识到说出这话Arthur多不容易,要花多少勇气开口,而Merlin把这一切搞砸了。难怪Arthur不想和他说话,他已经既出了柜,又把自己的处置权交给Merlin,然而Merlin都推开了。

当下Merlin做了他唯一能想到挽救这一局面,挽回他的好友,拉回Arthur的举措——走近床铺,沿坐在床边,低头看向Arthur故作严肃的脸,他的手不由自主做出了幻想过近千遍的事,轻轻撩开Arthur眼睛上方的碎发。Arthur顿住呼吸,冲Merlin眨巴眼,这其中既有困惑也有希望,Merlin笑了,低头将自己按在Arthur唇上。

“你怎么不告诉我?”他退开时干涩的说,希望在一切都走向不可挽回前把话都说清楚,因为任何事都没这重要。

Arthur舔上嘴唇,坐起身,牵过Merlin的手握住,深呼了一口气,“我那时不知道,我以为我喜欢妹子不是吗,我说那话就表明我是直的,后来你告诉我你是同性恋……可我话已经说出口了才意识到我应该和你在一起而不是什么别人,但是我不能就这么说对吗?再者,这事我拖太久……你也和Mordored处上了,所以我想你大概是不需要我了所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破坏我们的友谊,不过现在我已经毁了它,不是吗?彻底破掉了。”

Merlin从没听过这么生涩、犹豫的Arthur。他有点喜欢这个。“所以你迫切想要我,Pendragon?”他傻笑,把话说得再直白不过,免得给Arthur任何理由继续发疯。

“傻逼。”Arthur如是说。

“你知道的,我也不想等你等七年……何况五分钟前我还以为我要等一辈子了……你说现在就来一发怎么样?”

“成,但是我要在上面。”Arthur一把推翻Merlin吻了上去,Merlin本想争辩几句不过只要能享有Arthur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毕竟第一次又不需要把什么都搞清楚,不是吗?

他们还会再来个很多次。Merlin很乐意在这上面投入时间。

评论(13)
热度(40)
© -Jac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