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铁/未授翻】Treasure(3/9)

Treasure

宝藏


by Serena_chan


Chapter 3


威尔注视着杰克从托尔图加酒吧吵吵嚷嚷的醉汉堆里信步走过,感到后背泛起一阵凉意。杰克走到他身旁时,驻足片刻并含糊低语道:“这里鱼龙混杂,看好你的小命。”附近有一张桌子位于酒馆内一个相当隐蔽的位置,随即杰克就走到那儿同吉布斯谈话。


“现在,”吉布斯说,“跟我讲讲这一票你打算怎么搞。”


审视过酒馆里闲杂人等,杰克压低声音贸然开口:“我在找黑珍珠号。我知道它要在哪里出现,然后我要把它夺回来。”


杰克看着吉布斯呛了口朗姆酒,一脸笑意地等待他的回复,“杰克,这可是傻瓜干的事。巴博萨才不会让你大摇大摆进去,然后把他的船送你。”


“可以说这是种互利互惠,”杰克说,目光指向威尔,“站在那儿的可是鞋带子·比尔·特纳的独子。巴博萨是不大可能拒绝的。”


吉布斯面绽如菊,一脸了然,“你说‘互利互惠’。我说‘我看风向有变’。”他回答。


在吉布斯和杰克把杯中朗姆一饮而尽时,威尔不声不响地溜到外面继续等候杰克。他试图止住打转的泪水,内心一片苦涩,被背叛的痛苦几乎要压着他喘不过气来。


* * *


威尔疲惫地瘫倒在床上。距离他和杰克在托尔图加募集船员已有两日了。现在,他们正在黑珍珠号后面全速赶往死亡之岛。


杰克一直在压榨他们的劳动力,让他们累死累活地使船体保持最佳状态。再加上没日没夜地同杰克和几个脑子有问题的船员困在一艘船上,慢慢地威尔都快要被逼疯了。这船上唯一正常的貌似就是阿娜玛利亚,然而她在和杰克吵架时看上去也快不行了(这几乎是隔日公事)。


不过,与平时相比,威尔现在对自己更为恼火。因为昨晚他做了一个非常……让人不安的梦。就连现在回想起这个梦时他的脸都烧得厉害。在梦里,杰克不停地亲吻抚摸他私密的地方,他不但没有嫌恶,反而极其享受,还一直哀声乞求更多,恳求杰克把他就地解决。更糟的是,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得解决裤子黏糊糊的问题。


长叹一声,他从床上起身,走到他住处唯二的另一件家具小桌子旁坐下。他知道这个晚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因为他害怕自己一旦合眼又会沉入那个梦中。


扫视过桌面,他简单地整理下了他带来这儿的物件:羊皮纸,一支笔,一小瓶墨,一根备用蜡烛,一盒火柴和一些木炭条。


威尔这么多年来已经相当擅长摆弄木炭条了。为了烧炉火,铁匠铺里总是有一大堆这种东西。初来乍到皇家港口时,他常常会在夜里从炉灰中捡几块木炭,爬到床底下,在地板上点支蜡烛作为光源。他会在木板床旁的木地板上画些图案,最后,当他没有空位置时,他就在床底下的地板上画,那些都是老布朗不会去看的地方。


这是他夜里打发时间的办法。因为在吹灭蜡烛后,他时常会陷入那段母亲同船一起翻进海里的回忆。在一片漆黑中,他仍能听到她在呼喊他的名字,然后浓黑的海水将她卷入海底,置她于死地。


威尔打了一个寒颤,将过往的回忆抖去,拾起一根碳棒,心不在焉地把玩片刻,对它与自己熟知的坚硬钢铁所不同的脆弱质地爱不释手。


抽出一张羊皮纸摆在面前,他把碳棒按上纸面,并不确定自己要画些什么,毕竟动笔之初一切都是未知数。他就信笔涂鸦,过一会儿画面才初具雏形。接下来的工作就精细多了,他需要时不时地削尖炭笔好去补充那些细节。


这幅画的形已经打好,在画中,杰克站在船舵旁边。威尔开始用碳棒上调子,刻画这个海盗深色的乱发和眼下的阴影。


威尔向后躺靠在椅背上端详自己的画作。这幅画画得不错,可以代表他的最高水准了。他几乎完美呈现出杰克在掌舵时脸上的表情。威尔俯身去吹熄蜡烛,在他张口之前,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不错嘛。”


威尔吓得跳了起来,还把椅子带倒了。杰克就站在那儿,朝他自鸣得意地笑,“被吓到啦?”杰克好笑地挑起一边眉毛。


“别人一声不响靠近我才会这样,”威尔愤愤不平道,“你不会敲门吗?”

“这是我的船。我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他坦白,“以及,我怀疑你其实是听到我了的,不过你在画上太下功夫了。给我瞅瞅?”


没等对方回答,杰克就从威尔桌上抽走羊皮纸凑近端详。威尔猜着海盗要发表些讥讽的论调。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杰克一言未发,脸上的表情深不可测。


“你不该浪费时间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下了定论,把纸揉成一团塞到口袋里,“至少不该在准备为你心爱的姑娘而战的时候。”


威尔张开嘴,颇想为杰克把他的画揉成了一团而冲他破口大骂,但是他既没那个心情也不想吵架,所以他没那么做。更何况,杰克注意力没在他的画上,他指责的是画画这个行为本身。


“你要干嘛,杰克?”威尔说道,一下子觉得疲惫不堪,“不管你要做什么,就不能等到明天吗?”


“不能,”杰克边说,边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明天我们要登陆死亡之岛。”


“哦?”威尔转身去铺床,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感兴趣。他但愿这个海盗能看懂他的暗示然后离开。在托尔图加无意中听到杰克和吉布斯的谈话内容后,威尔只觉更加心碎,还对杰克憋了一肚子气。


威尔察觉到杰克的胳膊环住他的腰时几乎吓到灵魂出窍。海盗把他的身体紧靠上小铁匠的,威尔都能感觉到杰克突出的勃起抵在他的臀部。


“杰克,”威尔用一种警告的语调说,“还记得你的承诺?”


“那是,我是不会食言的,”杰克回答,唇瓣无形地在威尔的脖颈上逡巡,“不过我们仍有许多可做的。”


“我表示怀疑。”威尔嘀咕,当杰克的嘴唇拂过他喉结旁那条跳动的动脉时不由自主地颤抖。


“以及,”杰克补充,同时让威尔转过身,示意他坐到床上,“没人有把握你能兑现你对我的诺言。我们中的一个或两个明天都可能没活下来,所以我今晚要最大限度地享用你。”


杰克前倾,双手支撑在威尔体侧,吻了下去,把他压倒在床上。威尔放任自己迷失在他的吻中,拼命地让自己不要回想起前夜的那场梦。


他感觉到杰克止住亲吻,把他往床上挪了点,以便他能压在自己身上,随即继续唇齿交缠。起初,威尔觉得杰克全身重量的压迫使他呼吸困难,但是当他适应之后,杰克的热吻和他身体的热度使他逐渐放松下来。


一辆学步车……(0.4 kb)


[未完待续]


译者按:感谢小白帆( @蔚海白帆 )同志的校对和润色!以及,一切错误都是我的锅,欢迎讨论和交流!(译者认真反思了下chap2和chap1热度差距那么大的原因……是因为周更太慢了,是咩QAQ?)

评论(12)
热度(40)
© -Jaclyn- / Powered by LOFTER